未来经济要保持可持续发展

出口融资政策要换个方向

江苏是外贸大省,刘遵义提醒,别指望外贸出口快速反弹,恢复要有个过程,今年将保持20%左右的降幅。“要在这种形势下保持经济稳定,一要将出口产品转向内需市场,二要创新外贸政策特别是金融政策。”他说,中国的内需市场空间很大,要树立自己的品牌,强化设计,加大市场开拓力度。对出口,政府要加大扶持力度,创新相关政策,比如金融政策,以前是出口信用证融资,现在可以反过来做,对出口商进行融资,让国外进口商把商品卖出去后再还钱。这样就可以减轻进口商资金压力,刺激其进口需求。

本报记者 任松筠 刘庆传

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冲击,外贸出口首当其冲。香港中文大学校长刘遵义认为,出口订单下降,不是因为欧美等主要市场需求减弱,也不是因为中国出口产品价格过高,而是美国进口商信用缺失,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,无法保持一定规模的库存。在这种情况下,人民币贬值或者提高出口退税率对扩大出口难有显著效果。相反,中国出口大多是低端产品,经济不景气时,这种产品的需求还会有所增加。

林子安强调,在全球经济充满变数的大环境下,未来经济要保持可持续发展,必须在各个层面发掘人力资源。对中国这么大一个经济体来说,将员工和有市场的技能进行匹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要保证年轻人随时能够进入职场并拥有符合新投资所需要的技能,适当的教育和培训政策至关重要。在发展人力资源上,各国都需要合作,“这不是一场一个人参加的马拉松比赛,最后的赢家也绝不仅仅属于一个人。”

在刘遵义看来,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出口对经济的作用应有个客观评价。表面看,出口占了gdp的35%—40%,但在国内的增加值却约为20%,因而实际出口对gdp的贡献率只有8%左右。“如果92%能保持健康发展,中国经济也就有了保证。”

“尽管经济危机还在蔓延,但中国仍将保持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地位,对物流业也将有更高要求。”在东南大学九龙湖校区,香港现代货箱码头公司行政总裁柯礼贤摆出了他的观点,“随着中国的持续发展,其庞大的人口将形成巨大的消费市场,最终平稳进出口贸易,进一步提升基础设施和贸易经济。”

如何打造成功物流?柯礼贤的答案是,任何成功的物流网络都需要运输干线、运输网络、物流中心及出口节点的完善配备。在江苏南部,长江提供了一条将货物运往海洋的天然主通道。如果达到一定规模,驳船运输蕴含的商机将不可小觑。如果进出长江口的通道及下游运输得以加强,长江可进一步成为向西发展的主干道。江苏北部不同于南部,铁路是其主道路。如果将陇海走廊发展成为专用货运线,将进一步通过苏北刺激贸易发展,也就赢得了沿铁路线增值服务的贸易价值。

比如中国,到2025年将会增加3.5亿城市居民,那时将需要修造50亿平方米道路和170条新地铁线以及500万栋建筑物,整个基础建设将会出现前所未有的增长和发展,这当然是企业和个人发展的重要机遇。

出口贸易复苏物流要先行

除现代物流中心和强大的运输干线外,供应链的最后一环至关重要。具体地说,就是要使港口和机场建设尽快到位,这对江苏意义重大。当然,适应市场需求还需要先进的物流服务。柯礼贤认为,这取决于能否吸引足够数量的第三方物流服务供应商(3pls),尤其是客户开发商这类顶级的第三方物流供应商在区内提供服务。

贸易增长的关键因素,在于加快物流基础设施建设,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调节货物流动,以及提供先进的物流服务。他说,打造坚实的制造业基础固然重要,而发展综合物流行业同样不可或缺。“没有快速、灵活的港口和机场通行,客户需求便无法得到满足。随着购买模式发生变化,周期时间更短,这个问题变得尤为突出。”

新华报业网讯 江苏国际发展咨询会,成了全球业界精英碰撞思想、贡献智慧的舞台。昨天,三场专题报告会同时上演,多位省政府经济顾问为江苏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建言献策,给与会者深刻启迪。

如果把世界经济比喻为一个电网,则50年前这个电网有美国、欧洲和日本三个超大型电力厂供电,外加几个分散在不同地点的小型电力站。而现在,这个电网增添了几个大型并且不断增长的电力站,如“金砖四国”巴西、俄罗斯、印度和中国,以及中东和之前的亚洲“四小龙”、派生出多种不同的工作、巨大的机遇、前所未有的流动性以及各种技能和专业选择。

新华报业网-新华日报2009-09-11

“现在是让年轻人开创一个富有挑战又有满足感的事业的最佳时刻”,在江苏发展国际咨询会议南京大学论坛上,新加坡星桥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董事长、吉宝集团公司高级顾问林子安对在场的青年学子说,尽管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深远,但充满机遇和选择多样时代的基本底色没有改变,对年轻人来说,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。

危机不改“机遇时代”底色